网站首页 建始县 巢湖市 卓尼县 义县 方城县 芦山县

联系我们

名称:潼关县
地址:郑州长江路西三环密垌工业区
q q:485019516838
联系人:刘经理
医疗
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
义乌违规房产变国有资产拍卖 部分被干部无论是品质还是技术的领先性,私高性价比的产品,分
作者: 日期: 2017/12/5 19:20:42 点击: 250661

 

这片住宅楼,曾引起了坊间的诸多猜测。

早上8点钟到办公室,晚上6点半离开,但通常这个时间不是准确的——几乎有2/3的时间,他都要加班到晚上8点多,然后坐上60路公交车,半小时车程后,回到被高楼洋房包围的岗厦村与同学合租的10多平方米的屋子里。

台下疯狂鼓掌,欢呼雀跃,王卫峰想,“他们都三四千了,我最起码也有五六千吧。”

2005年6月,王卫峰回到学校答辩,因拖欠学费,毕业证被扣了。母亲闻讯从陕西赶来,找院长助理求情,院长助理说,“没钱还上大学?大学又不是义务教育!”

办公大楼消失的牌匾

义乌市纪委的办事人员表示,曾接到过“上面”发来的传真,内容是反映北苑街道办事处领导的腐败问题。

据知情人指证,除丹桂苑外,四季路和经发大道交叉口处的北苑工业园6层的标准厂房和研发大楼,也是违规建成两年后无人入住。直到今天,其研发大楼仍然冷冷清清,无人办公。而值得深思的是,那里还被有关部门树为“北苑模式”(指节省用地,向空中发展);北苑辖区内的复兴社区是典型的三无产品;丹阳街的一排一层到五层的住宅大楼也被指为北苑领导住的房子,全部被领导瓜分掉;丹溪北路的一大片空地本来是政府批给当地企业建别墅用,但直至今日仍未交付使用。

更多的中学生走向社会,班上继续升学的不到1/3。王卫峰的那些“兄弟”离开校园后,先是到建筑工地打工,几年后陆续回家,父母又开始张罗着婚事。等到王卫峰大学假期回家,许多同学已经生了娃,在那片黄土地上重复着祖辈们的生活。

如今,王卫峰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无论是品质还是技术的领先性,好几岁,他学会了掩饰,他跟老板谈话时常说,“我工作三四年了”。他认为在这一行里,经验永远比文凭贵重。他甚至很少主动提起曾是大学生。

旧城改造,新城扩建的过程中,土地也在逐渐衍生腐败——当地的少数干部利用手中权力在土地上大做文章,或私分豪宅,或贪污腐败,这在义乌已经成为半公开的“秘密”。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看着40多岁的母亲不知所措的神情,王卫峰很难受,他把母亲送上回家的火车,自己也买了票,他斩钉截铁地说,“就是死,我也要死在深圳。”

“在学校真没学到什么东西。”同学讨论说。

在深圳林立的高楼大厦里,这样的年轻人不计其数。王卫峰在一个星期前又换了份工作,毕业一年后,换工作这类事,再寻常不过,但他不会像以前那样迷惘。

□《市民》记者张晓娜发自浙江义乌

也就是在此时,他遭遇了考官的三个“小学生”问题。大学知识的狭隘性暴露无遗。他甚至觉得,即便没有读过大学,在这一行混着,也能够回答。

“徐悲鸿从不画他没见过的东西,”王卫峰成为同事的笑柄,他抱怨自己生不逢时。

丹桂苑所在的地方原是义乌的乡村,如今这里已经高楼林立,成为义乌的新城区。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知情者还透露,丹桂苑原本有16栋楼房,在拍卖时才变成14栋,而余下的那两栋被一些干部私分,其中北苑街道领导分了一处比较大的高性价比的产品,房子,这一点在一份内部资料上也同样写明。

□摄影:本报记者 陈以怀

“这个社会就这样,你越是痛骂大学,到头来,没有这张文凭,你更加难以立足,”王卫峰说,“这很混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过的。”

义乌违规房产变国有资产拍卖部分被干部私分丹桂苑一套豪宅的样板房阁楼阳台
义乌违规房产变国有资产拍卖部分被干部私分石桥头居委会大楼因违法占地被叫停,成为半拉子工程
义乌违规房产变国有资产拍卖部分被干部私分这片神秘住宅楼,曾经引起坊间诸多猜测,如今已经以5.32亿处置给一家房产公司
义乌违规房产变国有资产拍卖部分被干部私分这幢村民楼建在规划道路上

记者在义乌采访路过石桥

头村时,当地村委会正在举行换届选举,红布搭起的一块场地,人潮涌动,几十斤重的大块牛肉在会场前方如尚方宝剑般高高悬挂。

对于自认为终结了应试教育噩梦的年轻人来说。接下来,就是理所当然的挥霍了。“我要把我没睡够的觉,没看完的小说全部补回来,”王说。在班上,女生聚在一起讨论化妆打扮,男生则研究国际形势,足坛赛事。大家都感觉彻底自由了,解放了。

正如金华市检察院的同志所言,近年来,国家查处腐败力度很大,义乌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龚义因为收受烟票而落马就是一例。

在小区门口的规划图上,清晰地标示着14栋楼房的空间位置,楼号从1到16,没有4及14号。规划图上写明“ 3.2米的标准层高”,已远远超越了普通小区的建设标准。

“主要靠自己,这么多人来深圳,你要想学东西,就好好待着,慢慢熬,要混日子,最好到别处去。”学长说。

他们发现,在学校所学的知识,现在什么都用不上。想起开学典礼上的情景,王卫峰觉得5000元的工资是不可能了。他说,“2000吧,我只要2000元。”但老板只肯给1000元。大学生王卫峰气愤地走了。

在义乌,土地成为城市扩张的最大财富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成为某些领导干部滋生腐败的“温床”

此时的王卫峰感觉完全活在一个套子里。这种生活是:早上6点起床晨读,晚上自习到11点,全封闭式教学,除了做试卷还是做试卷,形如桎梏。“以致进了大学,还不知道素描怎么下笔”。“当时,我在应试教育中,多么羡慕刘丹江已经脱离了。”王卫峰说。

时过一年,记者从浙江万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置业顾问程浩军处了解到:楼盘销售情况很好,140多套房子如今只剩下20来套没有卖出,楼层较好的2楼已经全部售罄,目前均价仍在1.3万左右,没有丝毫降价的征兆。

但每天早上,晨曦微露,王卫峰还得匆匆忙忙走出脏乱堆积的城中村,挤上公交车去上班。

□采写:本报记者 龙志

2001年开学典礼上,学校领导说,“包装设计专业很吃香,你们学长学姐们在深圳工作,很抢手,工资都有三四千。”

2008年11月3日,龚义被义乌市检察院逮捕。其在担任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土地征用、拆迁安置、人事安排等事项上大肆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

“买得合法,卖得不合法。”一位了解情况的当地人士这样认为。

回到十多平方米的出租屋里,他们开始骂学校,骗子,混账,白白浪费了四年青春。什么恶毒的话都骂尽了后,又担忧起明天的工作。

有一次,他去参加一个设计公司的面试,走进去一看,“嚯,全是熟人,光同班同学就有五六个,大家面面相觑。”

王卫峰的设想是,再做几年设计师,之后自己开公司。但现在,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他阴沉着脸,很少有笑容,除了每个月的房租和伙食费,他几乎很少有开支,他还要承担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王的妹妹在陕西师范大学读国画专业——尽管他认为大学生贬值。就在一个月前,一位北京来的大学生到公司实习,白干不拿钱,却被老板拒绝了,“碍手碍脚的,浪费我的电费。”

当地的人都知道,位于交通要道雪峰路与博天堂试玩丹溪路交叉口的丹溪三区丹桂苑,是浙江省义乌市最好的豪宅之一,这一点仅从它的卖点“市心美宅,少数派的优享领域”就可看出端倪。更不用提它的地理位置是在“寸土寸金”的义乌市中心、面积达2万平方米的丹溪公园与此住宅一街相望了。

悠闲的午后,浙江义乌丹溪三区丹桂苑内,除了几个保安偶尔在门口晃动的身影外,这个高档住宅小区内就再也看不见有什么行人,四周静悄悄地,更增添了它的几分神秘。

2004年春节,一同来深圳闯天下的三个同学陆续离开。一个依靠亲戚关系在工厂里做苦力,临走前,叮嘱他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很丢人。”

义乌是全国著名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遍地开花的中小企业和不断扩张的城市规模使这里的土地成为稀缺资源。而能够为土地带来附加价值的★,就是那些地块上的房地产项目。

违法占地,未批先建,然后完善手续,使其合法化,已经成为一些地方政府谋财★的路线图。

丹桂苑的开发单位北苑街道是否具有开发的资质和能力?这个非法工程的资金从何而来?它历经三四年时间又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为合法的国有资产,至今仍是义乌人茶余饭后谈论的热点话题。

之后,王卫峰到系里申请,被“体育不及格”的限制挡在门外,这些名额非常有限,王隔壁班的一名同学则主动退学,回家种蘑菇,四年后的聚会上,听说那个人发了大财。而王卫峰却因为拖欠学费,至今学校拒绝颁发毕业证。

但沉浸在象牙塔里的人们,全然无知。到了大三反倒迷茫起来,谈恋爱比率上升,在王卫峰班上,有2/3的同学开始了爱情之旅,“至少有70%的恋人发生性关系。”

与此同时,就业话题像乌云飘然而至,这期间,大学生心态沉重,王卫峰也不知道老师说的是真是假,但心里总有些疑虑。“外面传得沸沸扬扬,总听到有人说找不到工作,有些慌乱。”

公开的资料显示,直到2008年4月9日,义乌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才将其以“国有资产”形式公开挂牌拍卖,最终浙江万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5.32亿元的价格成功竞标。

1999年,中国高校第一次扩招拉开序幕,当年招生人数是108万,7年之后,2006年的大学新生,达到540万。和前几年的毕业生相比,此后的大学生对学费越来越高、就业越来越难深感焦虑。而坐在高一课堂上的王卫峰却是欢欣鼓舞,老师说,“现在好了,现在不怕了,现在扩招了。”


   
 

:潼关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潼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