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建始县 巢湖市 卓尼县 义县 方城县 芦山县

联系我们

名称:潼关县
地址:郑州长江路西三环密垌工业区
q q:021401691675
联系人:刘经理
芦山县
当前位置 :首页 > 芦山县
武器大师商店稀有iPhone皮肤的帽子爆率超高 网友:3000W传言是真的?
作者: 日期: 2018/4/8 3:53:52 点击: 662715

  秀爽新浪微博:@秀爽游戏

点击上面蓝字 一木行▲订阅


No BGM



雪乡赵家大院,一木在这,有种来找!



“王法?我他妈就是王法”

这是一句经常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的台词,这也是被雪乡人贯彻到底的经营座右铭。

从哈尔滨的客运站上大巴的第一分钟开始,车上一名号称是龙运“乘务员”的男人就说:“雪乡大家应该听说过很坑,没办法,那里就是天不管地带,上不管老,下不管小。”

知道你雪乡坑人成为经营的座右铭了,但是却也实在没有想到会这么没有底线!

我们提前半个月在雪乡订了房间,当时的价格是276元一晚,三人炕。在携程上面订的,客栈名字叫做赵家大院。



携程上面关于这家客栈,还有一些好评。


在我们到达哈尔滨第一次与客栈沟通的时候,客栈就表现出一副大爷模样。


我们虽然已经对店家态度不满意,但是也不想妈妈看雪的心愿扑了空,于是保持用热脸贴冷屁股的心态耐心跟店家沟通,希望可以顺利到达客栈。

也许有人说,换一家客栈呗,那么再给大家看看。


我们半个月前花不到三百订的房,现在已经变成将近一千元的房价。谁会跟钱置气呢?

凭我和木木旅行的经历,我们以为能避开一切坑人陷阱,事实上我们也避开了。首先我们不是报团,所以无良旅行社的坑我们避开了,其次提前很早订的房间,天价土炕的坑我们也避开了,最后我们带了足够的干粮,天价菜的坑我们也能避开。但是我们低估了雪乡人的坑人底线。

在我们到达客栈之后,入住房间没多久。老板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普通话跟我们iPhone说:“你们是订两天吧!明天住不了这个房间,给你们换到后面那排屋。”

他指的是那种很多人一起睡的大通铺,用公共卫生间的那种。

可我们明明订的是三人炕房。


我说:“我们两晚是一起订的,就是三人炕的房间啊。”

他瞪着我们说:“今晚住这房我都没让你们补差价算不错了的帽子!现在这房八百一千随便订出去,你们订得早才便宜。”

我说:“是嘛,因为我们订得早,不存在补差价啊。”

老板立马瞪着我说:“谁说不存在?我说存在就存在!”

木木拦在我身前,示意我不要跟他理论。老板接着说:“这样吧,你们今天已经来了就让你们住一晚,明天的钱我退给你们,你们明天走人。”

木木说:“老板,我们今天天黑才到,明天才打算在玩儿,你说换房间嘛,那就换嘛。什么样的房间带我们去看一眼。”

老板说:“也崩换了,钱退你们,你们明天走。我这房间好卖得很。你们要是不退,我明天给携程说我店子关门,你们明天也甭想住。”

……

我真的差点气得抡拳头!但是忍住了,一个字都没反驳回到房间。

在这天寒地冻的地方,我们不能跟当地人产生冲突。

木木后来回到房间我们商量之后,决定第二天走,因为住在这里,指不定他们要弄出什么幺蛾子。而且我们游玩的心情已经严重被影响,木妈安慰我们说雪她已经看到了,明天白天再去雪乡里走走,拍拍照,这样就很好了,也没必要多住一晚。

可赵家大院老板的底线不仅限于此。

第二次跟老板谈论是木木单独去的,我手机打开了录音给他装在口袋里。

然后高能来啦!

当我们表示同意退钱走人的时候,老板说:“这钱我三天之后才能退给你们,我看你那女朋友脾气不好,要是上网评论给我乱说,我跟你们说我可得告你们。评论之后我才能退钱。”

当场录音在此(部分截取)。


不仅如此,老板还警告木木他有木木电话号码,要是出去乱说的话,就会找我们。

我脾气不好?我只是非常不解的说了一句“不存在补差价吧…”就被老板威胁和炮轰。所以我们应该做一个没脑子的傻叉任你们摆布就是你想要的“脾气好”吧!

雪乡赵家大院,一木在这,你来找!想让我们昧着良心掩盖你们的丑行,做你的青天白日梦!

再仔细看了看好评的用户,全是“新人”。不仅如此,还有游客也在这家店遇到相同情况。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雪乡坑?还是仅此一家店坑?如果还天真的以为是后者,那么也难怪雪乡到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从2015年开始,雪乡就被曝光出各种忽悠和坑蒙拐骗,但是黑龙江省旅游局可真不是摆设,妥妥得掩盖掉了更多的事实。




网上虽然有很多游客游玩之后的真实发声,却也有不少当地水军的洗白言论。


就这个号称翠花的人,把雪乡人说得民风淳朴,热情好客。可为什么我们在游客中心看到了卖60元一盒的泡面?事实却是:就在我用手机在雪乡的游客中心打下这些文字的同时,坐在对面的两个当地人的对话是这样的:“哥你说得没错,那广东四个人真是有钱的主,你忽悠那些游玩项目,他们全买了!”

他们说的那广东四个人,是跟我们同一辆大巴车来的。因为忽悠他们的那个“哥”,是我们的大巴车上的乘务员。

所以那些骂着报低价团活该被坑的人,请问是谁告诉你不抱团就不会被坑?

我们也曾天真的认为客运站运营的大巴车是靠谱的,可是那个号称自己是乘务员的人,从上车就开始忽悠,说他们公司是唯一与政府合作的正规公司,所以他们能承包了整个雪乡交通运输。然后开始各种忽悠人在他手上买游玩项目的票,说是最低价。

而那些游玩项目其实都是毫无经营权的民设景点。


这就是卖票几百的动物园



关于景点到底有多鸡肋我们不多说了,毕竟我们不是土豪,我们没去。中国土豪那么多,愿意花千八百去看人造雪景,看秃顶山的人多得是。

但是只要去过的游客,无一不觉得不值和无聊。

但是为什么却很少听人去过的亲友主动提起或者提醒这些意见建议呢!还是那句话,谁会主动承认自己千里迢迢跑到一个天寒地冻的地方被人当傻子忽悠了一圈?发声的人仍然只是少数不怕被嘲笑的人。

一家同样是来自广东的五口人,老太太一脸愁苦带着孩子在游客中心等车离开,她说:“真是不该来咧,这里人的眼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他们也没有报任何“景点”项目,只是带孩子们来看看雪景,可他们依然在吃和住宿上被狠狠得宰了一把。

在雪乡,当地人就是上帝。游客全他们眼中的傻狍子。游客被赶已经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




外面将近零下三十度,更何况一过中午,连回市区的大巴车都没有,所以那些大晚上趾高气扬赶客的店家,就是吃准了游客即便有再多不满,也不敢一气之下跑到外面冒着

被冻死的危险。

大巴车上“乘务员”边忽悠人买项目边说:“贵是贵,还不是被游客给惯的,怎么办呢!谁叫这里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呢!贵得再没道理还那么多人来!”

他们还将脏水往南方人身上泼,说早些年这里就被一群南方人买了,所以现在这些讹人的行为,都不是东北人的错。你当游客都是傻子?雪乡商家普遍都是有浓重东北口音的本地人,当我们耳朵瞎了吗!

南方人真不背你雪乡这么大的黑锅!

他还说:“我可告诉你们,这些景点票,你们散客是无法买到票的。”我问:“为什么散客不能买到那些景点票呢?”他回答说:“谁有那闲功夫去一个个卖票啊!都是接待旅行团的!散客只能从我们这些好心的代办人这里买。”

此刻想翻一百个白眼!你怎么不实话实说因为那些所谓的景点都是非法营运呢?如果不是非法,那么请问黑龙江省旅游局是干什么吃的?还是政府官员与此狼狈为奸?

人家北京故宫每天多少游客出入量,听说过没空卖票给散客吗?!

再说到旅行团,报团的游客哪里是游客,根本就是被绑票的人质,平均一人不花两千就想出雪乡?别做梦了。

所以那些网传的雪乡坑人,都是真的,我们用亲身的经历和亲自从游客嘴里听来的经历为此证明!

网上还有很多为雪乡洗白的,我敢说九层都是黑龙省本地人。说到本地人,哈尔滨好几个本地人告诉我们,他们本地人是没人去雪乡的。

曾经我们以为喀纳斯是我们去过的最坑的景区,没想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有人把东北雪乡跟海南三亚并列中国最坑,那么三亚好歹贵有贵的享受,雪乡却真的是纯坑。

雪乡不是贵,雪乡是黑。

这个本应该是最纯洁的雪白小村子,现在成为了全中国最黑心的土匪窝,有人说他们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别侮辱了那些穷乡僻壤的地方,穷的地方多了,也没养出像雪乡这么不堪的恶行。还有人说:“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呗!”千万也别糟蹋得天独厚这个成语,得天独厚的地方多了,也没见别人嘚瑟出这副嘴脸!

一木在此强烈呼吁!拒绝雪乡!

就像游客们纷纷说的:雪乡的雪不是雪堆的,是银子堆的,一股浓浓的铜臭味。

此刻的拒绝是为了还雪乡一片真正的纯净,也是为了不让更多的旅行者掉ag2.la入雪乡坑人的陷阱。中国乃至世界有雪景的地方那么多,真不差你雪乡这一个!

就目前雪乡人这种“天皇老子都管不了我”的德性,如果游客不发声,政府无作为,那么在十年甚至五年后,雪乡将不复存在。大自然赐予的纯净世界,最终将毁于人们的贪婪。

一木行

往期精选:▼








   
 

而且轿车乘坐比较舒适 而巨人却越来越壮大 都不用担心费钱 而且换挡更有趣 家家户户都在盖房子 第一件事也是回馈故乡的养育之恩 支付宝红包怎么领 的一些话 市场表现不佳的状态下 的巨大机器 官舟镇镇政府的五楼楼顶 就影响了村里的 但此事还有反转 甚至还想多卖几块电池 小内不太相信是出自一位村中老汉 2017健康文化大会暨中医药老 唐登杰任福建连接了颐和园、省代 重磅!贾跃亭没能回来搜狐体育独 释小的未来,龙瘦了以后变脸成功 大学生应聘辅导老师被骗刹车片什每年造成近人伤亡 即可领取 国防报告书 上取名 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 透过无缝安排让托盘速度优化 流畅一直都是用户最引以为豪的地 评论区见哦 中国强 天线门 你们这群青年人是真正的公益守护 一拖再拖最终自食恶果 现在 用心守护公益 我要造一台隧道挖掘机 水也更清了 这个地下隧道网络将多达
:潼关县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潼关县